澳大利亚:土地与灵魂的故事

上周很有幸到澳大利亚悉尼出差,除了欣赏当地风景,当然也不会放过逛逛当地美术馆的好机会。

刚好碰上今年新成立的双年展The National: New Australian Art,还在酒店附近发现著名澳大利亚艺术家Brett Whiteley 生前的家和studio。

The National在悉尼三个最有名的美术馆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、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、Carriageworks集齐了澳大利亚最年轻的艺术家及最崭新的艺术尝试。更赞的是,悉尼的美术馆每周三特意开到晚上10点,有讲座有音乐会有香槟,给上班族更多的机会接触艺术创意。这个城市简直是天堂啊啊啊~

参观Brett Whiteley的生活空间和创作领地,给人不一样的体验。我更深入地认识了这位澳洲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,从六十年代到他1992年去世,Whiteley以个人、感性、大胆的作品疯魔了艺术界。

Whiteley的工作室

Whiteley的工作室

看了各式各样的精彩作品,这次旅程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是澳大利亚艺术家与土的联系,深深地影响他们的题材、风格、精神。

 

土地的歌

 

澳大利亚的历史不能忽视土著居民的经历。当殖民者把原居民的土地抢夺划分,他们失去的不止是权利,还失去了自己。

因为土地对他们来说不只是财产那么简单。土地也是他们灵魂的一部分。

要了解我们,就要从土地开始。
我们社会的每一方面
都跟土地息息相连。
文化就是土地,
土地就是我们的精神世界、
我们存在的理由。
当你把土地夺走,
你就夺走了我们存在的理由。
失去土地,意味着失去自己。
— Mick Dodson, 属于Yawuru族的学者及大律师
Tiger Yaltangki,  Malpa Wiru (Good Friends) , 2016

Tiger Yaltangki, Malpa Wiru (Good Friends), 2016

传统土著艺术经常以地图的形式记载特别有意义的地方和人物。当代艺术家Tiger Yaltangki借着这个传统把自己的个人英雄画出来,包括星球大战和电视剧Doctor Who的角色。这些人物跟本地的’mamu’精灵打成一片,一起欢欢乐乐地high起来,代表传统与现代娱乐对Yaltangki一样地重要,两者之间没有代沟,在他的世界里融合地相处。Yaltangki选择把不少的作品都命名为’malpa wiru’,意思是好朋友。

Gunybi Ganambarr,  Milnurr , 2015 及  Bukyu , 2016

Gunybi Ganambarr, Milnurr, 2015 及 Bukyu, 2016

Gunybi Ganambarr的雕刻以各个宗族的神性图案为题材,把它们刻在不同的材料上带出不同的意义。作品Coastline of Grindall Bay,他把代表海边的设计刻在由树干组成的纪念柱larrakitj上,将土地远方的记忆搬到城市中的美术馆。旁边,另一个作品Gapu却给人带来很大的反差,Ganambarr把图案刻在人造物料上——输送带。六十年代建立的矿物冶炼厂,就是以输送带把土地的资源带走,作品象征保护土地的挣扎。

 

给我治愈

虽然非土著居民与土地没有那么长久的历史与文化,在澳大利亚长大的艺术家身边不是海洋、雨林就是沙漠,这对他们的作品及精神世界也有明显的影响,有治愈伤痛的力量。

艺术家Nell通过多年的作品创造了一套特别的标志,就如属于她自己的语言。常用的符号来自大自然,如卵、树、闪电,表达她作为佛教徒对生命轮回的尊重。Nell还崇拜乐队AC/DC,所以刚才提到的闪电符号同时也代表摇滚精神,这种热爱也能通过作品Mother of the Dry Tree体会到。这幅画是Nell根据十五世纪名画Virgin of the Dry Tree创造的,而当中本来代表Ave maria祈祷的’A’字母被Nell以AC/DC的字体重造,象征音乐对她崇高的意义。很不幸,Nell经历过流产,她这次展览的作品也是表达和治疗悲伤的方法。卵代表生命与希望,也代表她失去的孩子,同时作品给到双重的感觉,既伤心又幽默,既黑暗又发亮,既宁静又摇滚。

 

炼金术

好啦,早前提到很有名很牛逼的Brett Whiteley,终于轮到他出场了!Whiteley作品无数,而Alchemy《炼金术》是他其中的代表作之一。

Brett Whiteley, Alchemy, 1972-3 (detail) (Image courtesy of the Brett Whiteley Studio)

Brett Whiteley, Alchemy, 1972-3 (detail) (Image courtesy of the Brett Whiteley Studio)

这幅巨作两米高十六米长,雄踞整个展览空间,用到的物料除了油画还包括鸟巢、玻璃假眼睛、贝壳、电灯、及脑袋。Whiteley希望通过艺术把最基本的人性提炼出人生最高的意义,既是所谓的炼金术。

从最右侧往左看,Whiteley描述了从出生到死亡的过程。

途中有性欲的折磨,穿越澳大利亚的自然风光,由清凉的太平洋到小时候生活的田野再到火球般的太阳,最后到死亡的那刻,只剩下极简抽象的金影与白光。

特别有意思的是,左边画出死亡的板块原本是Whiteley为日本作家三岛由纪夫画的肖像,三岛是以日本传统仪式切腹自杀的,作为他个人艺术创作的高峰。而出生与死亡之间是巨大的一个英文字“IT”,象征生命于艺术中的一言难尽。

炼金术这种学问
是把不存在的东西看到一清二楚……
目的是为了本性的蜕变。
— Brett Whiteley
 

艺术如炼金术,能把人生的伤痛转化成杰作,在生活的挣扎中让人找到光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