边逛潮牌边看展览?

如果你跟我一样不懂K-pop fashion的话(怎么可能…!?),你或许也对Gentle Monster这个潮牌不太熟悉。这个眼镜品牌近年在创始人和创意总监Hankook Kim的经营下火了起来,成为韩星的必备之一。

但对我来说,Gentle Monster 最大的亮点却是它们的店。

Screen Shot 2017-12-31 at 7.28.46 pm.png

他们的店不在乎卖产品,而是在卖一种艺术体验。

Gentle Monster的每家店都是个独一无二的美术馆,各自都拥有独特的灵感。香港馆是个地铁站台、纽约馆是个水族馆、首尔总馆则是个每25天就变身的神奇空间。

而去年十月刚刚开幕的上海馆呢,则被建成一间手艺人工作室,以此向老上海致敬。

在这个神奇的工作室里木材与金属原料成为主角,出奇的展示方式让人感受自然与工业的碰撞。 一颗倒下来的树干被铁片切开,简约线条与质感带有一点暴力的暗示。

它让我想起的是上海双年展上一个来自印度艺术家Vinu V. V的作品《Noon Rest》。他用一颗插满鎌刀的树表现了印度底层种姓求生的斗争,休止的同时也是对抗。

 

Vinu V. V的作品《Noon Rest》

Vinu V. V的作品《Noon Rest》

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kinetic sculptures (动态雕塑 ),有的不停地发出轻轻的声音,闭上眼睛还以为自己逃进了一个时钟里;有的像音波和鱼骨的混合体,默默地在旋转……

IMG_4040.jpg

来自阿根廷和日本的艺术家Lolo & Sosaku也喜欢试探不同材料碰撞出来的声音,以此创造了一系列的动态雕塑。麦克风将声音放大,来配合雕塑好玩的姿态。

Lolo & Sosaku,Motors II

Lolo & Sosaku,Motors II

Gentle Monster还有个装置像宫崎骏脑子里的怪物,样子奇葩到可爱。这让我想起胡任乂去年十二月在K11的作品《神殿》。它的灵感来自“柏拉图的阴影”,意指我们平时摸得到的世界其实不是最真实的,这些人和物都只是真实世界的阴影而已。作品让人思考我们到底能对所谓的“真相”有多肯定。

胡任乂,《神殿》

胡任乂,《神殿》

最后在Gentle Monster里发现的一个小雕塑,让我穿越到了 Westworld(西部世界)里!它全身金属,上面的小钉自觉地跳跃着,就像Westworld里的机器生物,让人思考机器与灵魂的交叉。

imb_FAD1936A-554E-4F75-8188-BB581EE7CFB4.gif

 

Westworld所探讨的正是机器与人的区别。当机器都拥有自觉,我们又凭什么说它没有灵魂?哲学家La Mettrie(拉美特利)在十八世纪推出了L’Homme-machine(《人是机械》),宣称人类也只不过是有机的机器。

La Mettrie,《L'Homme Machine》

La Mettrie,《L'Homme Machine》

 

是我想多了吗?人家只是在卖东西而已?店里连一个艺术家的名字都没有,还能算是艺术吗?

我不管!毕竟,谁能界定什么才算艺术?